县委 县人大 县政府 县政协 潜山发布微博 关注潜山发布
办公入口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政务资讯 > 文化潜山 >

我给母亲“压岁钱”
来源:潜山县文联   信息公开索引号:003128229/1602-00113  发表日期: 2016-02-23 08:45:50
索引号: 003128229/1602-00113
生成日期: 2016-02-23
名称: 我给母亲“压岁钱”
文号: 无文号
关键词: 压岁钱 母亲
发布机构: 潜山县文联
字体大小:
浏览次数:
保护视力色:

  小时候过年,母亲总是在年三十的晚上把我们兄弟几个叫到一起,然后从衣兜里掏出一个很小的布包,如稀世珍宝似的放在手心上,含笑着望着我们几个慢慢地打开。每到那个时刻我们打心眼里觉得母亲太伟大了,心里都有一种说不出的高兴。尽管每人只能得到五毛钱甚至是两毛钱的压岁钱,但兄弟几个那一种期盼中带有无限兴奋的心理几十年过去依然让人挥之不去,如今,每当我听到迎春的爆竹声就自然想起那许许多多童年时代年三十的夜晚。

六七十年代稍富一点的人家是不多见的,每到过年自家打一锅豆腐称上几斤肉就算是很不错的了。但作为孩子的我们哪里知道父母亲养家糊口的艰辛,刚擦近十月就掰着指头算过年了,心里早就期盼着母亲从衣兜里掏小布包的那一刻。也不知是那年月生活条件太差还是母亲过余的操劳,七二年的春节母亲是在病床上度过的,年三十全家吃过用糠面做成的“忆苦饭”,母亲把我们全叫到床前,眼里噙着豆大的泪珠。“孩子们,家里今年没打豆腐,肉也称的不多,正月里家里还有很多的客人要来,今年你们就吃不上肉了,让你爸爸把菜里多放些油吧,糠粑吃在肚子里是挺难受的。”兄弟几个看着母亲只点头,自然谁也没有半句怨言。那一次母亲手上没有小布包,从枕头底下摸出了六枚五分钱的硬币,我拿在手上虽然觉得少了点,但心里还是挺高兴的。四个哥哥毕竟比我和弟弟懂事些,他们接过钱又放到了母亲的枕头底下。我见几个哥哥不要,便麻利地将手伸到枕头底下去摸,大哥一个巴掌拍在我的头上。“混东西,妈妈吃药都没钱!”那一年的三十夜我哭了好一阵子,大哥自然没少母亲的一顿数落,还罚着大哥在“宝书台”前向毛主席请了好长时间的“罪”。

  那一年的压岁钱我好长时间都没舍得花,多少次我走在大片的甘蔗地边来回好几趟,尽管我知道五分钱可以让你钻进甘蔗地里美美的选上一根最大的甘蔗,也可以在烧饼炉前很潇洒地买到一个喷香的大饼,更可以自由自在地坐在电影院里看上一部很过瘾的影片,可那一次我没有去做一样选择。也许是那一天我就本不该去要那五分钱,足足在身上装了几个月的五分压岁钱在一次不经意中却永久地和我分手了。

  在一个夕阳西下的夏季,我和几个伙伴坐在路旁一堆水泥电杆上玩耍,我鬼使神差的从书包里拿出了那枚五分钱,被几个伙伴看见便一轰而上想从我手上抢去共同分享,我赶紧把它塞进嘴里,心想那里是最安全的。没想到三四个伙伴一起压到我的身上,竟然还有人用手从我的嘴里去抠,我难受极了,便一个劲地大叫,那一叫可不要紧,口里的五分钱一下子从电杆的缝隙中掉了进去。我发疯似的朝他们哭吼着,几个伙伴也全部被吓傻了。面对数以千斤的水泥电杆,几个小孩子可以说是蚍蜉撼大树,折腾到月亮起山,星星眨眼,电线杆却文丝没动。我从来没有那么伤心过。我真后悔放在身上几个月为什么就不知道还给母亲或是干脆自己给它享受掉。虽然他们也答应每人凑一分钱还给我,可他们耍赖最后谁也没给我一分钱。

  在以后好多的日子里,那一堆电杆是我上学和放学必须光顾的地方,在那可恨的电杆缝隙里不知留下了我几多内心的伤感和幼稚的思绪。我好希望有那么一天大人们把那堆电杆搬走,让我从那里再拾回母亲给我的那份爱。终于,一天放学那堆电杆不见了,我兴奋不已。在那里我足足地找了一个时辰。想想那时我是真得很傻,傻到在那个年月大人们见到五分钱都不会去拣……

  五分压岁钱的年代已经永远离我们而去了。记上这段文字是我对那个混沌年代和我那段混沌少年的回味。丢失了五分钱让我难过了好一阵子,但对失去了的那个年代我没有一丝的难过。

  明年就是母亲八十岁大寿了,户外又响起了除夕的爆竹声。我猛然想起还没给母亲去送“压岁钱”,便不顾天上正下着绵绵的春雨,急步朝母亲家里跑去。  



(作者:曹凯 编辑:李冬霞)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我要纠错
我要收藏
相关链接
母亲送我出远门 [2014-09-23]

上一篇: 潜山县纪念抗战征文评选揭晓
下一篇: 花季白马潭,邀您“拍拍游”

电话:0556-8921091 传真:0556-8921898  E-mail:qsxxxk@163.com  网站备案号:皖ICP备14020881号-1   网站标识码:3408240004
版权所有:潜山县人民政府   承办: 潜山县人民政府信息中心 技术支持:安徽科易商务科技有限公司

皖公网安备 34082402000115号